湘乡市第一中学欢迎您!

学生会

首页 > 学生天地 > 学生会

国旗下演讲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0-07 22:13:42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这是一句文艺而略显矫情的话。唱这首歌的李宇春,是一个年近三十的文艺青年,她却又谈“老”的理由;耳听着演讲的我们,还有大把大把时间任我们放荡不羁。女汉子们依旧个个“力拔山兮气盖世”,男屌丝们也还有的是精力指点鼠标,激扬快播。“老”在我们身上还只是反义词,而青春,则是我们字典里翻得最烂的一页。未经沧海的我们,有什么资格谈“苍老”?
     可是,身为一名高三生,多少会带点沧桑感。当我们看着高一的小朋友,在军训里万般挣扎,在入学考试里输死奋斗,看这一个个欢脱的身影在眼前上蹦下跳,不免会有种“儿孙满堂”的错觉。我不得不说,时间过得真的很快。高三楼梯口那块倒计时牌,天天在提醒我们所谓“梦想”与现实的距离,对于时间的紧迫性,我并不想多啰嗦,但我想到了一句话:高三过后无少年,高考过后无青春。或许的确如此,当我们迈入大学,面对的已经是半个社会了。学分,学位,毕业,就业......这种种都需要我们以成人的精力去应对了,而留给我们幼稚而天真的时间很难再有,在这所谓“成年式苍老”到来之前,我们迷迷糊糊地把高二、高三混过去了,是不是该拿点什么,在青春里写下一句“大爷我到此一游”?
     身为一名追求极端的极左革命分子,我想用疯狂来定义我的青春,什么是疯狂?提及这个字眼,肩扛RPG的恐怖分子,大街上暴走的广场舞大妈,某个不定期神经抽搐唱着“Shake  it  off”的同学,想必都会浮现在你的脑海里,但抱歉,用这些来定义疯狂,那纯属搞笑。也许还有人会想起大半夜在街上飞过的“摩托党”。某天晚上,我和朋友在路上就碰到个一个所谓的“摩托骑士”,他操着一口纯正的湘乡话对我们说:“还吐沫子胥咯,土畜变猪类!”我并不想狠批这句话有多么的祸国殃民,也许,从政治学答题的思路,它还有一点合理性。夜色下,他们呼啸而去,隆隆作响的引擎声,浓烟滚滚的排气管,男生的呼啸,女生的尖叫,这种种元素或许可拼凑出他们的疯狂。大街上留下他们的欢呼,也留给我一个反问:我为什么还读书?如果我追求的青春,是疯狂,是深刻,是轰轰烈烈,为什么我还呆呆傻傻地坐在课桌旁,眼睛死死地盯着黑板或课本,疲于奔命似的看书,刷题,抄笔记?如果有人问我:“你高中干了什么?”我是不是该回答“我读了三年的书”?这显然不是我想要的答案。那换一种呢,“我飚了三年的车”、“我补了三年的刀”、“我打了三年的架”,这样的答案听起来多刺激,多热血?但也多可悲啊!你现在的每一次疯狂都来自于对未来的透支,而总有一天,当未来的选项被你一一排除,你该怎样面对生活中的空洞?与其透支未来,你是否想过投资未来?做一个理想主义者怎样?让你现在的疯狂基于对未来的投资,把未来的种种可能都列进日程表里,为未来而疯,为未知而狂,如何?我想,这才是我要的疯狂,专注地做某一件事,无论风吹雨打,山高水阔,一路狂奔,为了某种可能,而不是牺牲某种可能。所以,当我再一次回答,我高中做了什么,我会理直气壮地说:我想疯子一样整天坐在课桌前,整天盯着黑板和课本,我像疯子一样翻书,刷题,做笔记,我想疯子一样努力,像疯子一样探索着我的未来!我宁可遍体鳞伤,宁可把青春耗成猪的进化,也绝不让它化成人的堕落!当然,这在你看来又怎样,太荒谬?太理想?那你要怎样?听着别人的梦想,学着别人的步调,满足别人的要求,两眼巴巴地望着别人的成功,可怜兮兮地活在别人的传奇里,凭什么?别人的故事挤满你的生活,你在哪里?你缩在你的龟壳里,这也不行,那也不敢,这也不可能,那也办不到,连个白日梦都不敢做的人那什么去找他的梦想,活他的人生?何必这么懦弱呢?你有无限可能,有充沛的精力去挑战,你有你的方式去展现疯狂,没有人规定读书是唯一的疯狂,你可以在街边的路灯下跳一晚上芭蕾,也可以在倾盆大雨里沿着田径场狂奔,或是在四弦班卓琴上尽情弹唱着霉霉的《Mean》,亦或是向出版社基础一份尘封已久的诗歌总集。呼号与尖叫未必是疯狂,但专注、认真一定算得上是疯狂。做你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做值得你做的事,让他们看看。谁该被仰望,谁才是传奇!
    现在,我们再次回到最初的命题,什么是疯狂?这永远不会有什么标准答案,但我相信你总会找到你自己的答案。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唱完这首歌的李宇春,依旧她的苍老,听完这个演讲的你们,也继续你们的无关痛痒,别人的传奇还是别人的传奇,你的失败还是你的失败。谁继续张扬,谁决定疯狂,这些,都只有在苍老过后才会明白......
 
 
                      作者:左浩宇

[ 责任编辑:团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