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乡市第一中学欢迎您!

作品展览

首页 > 红杏文学 > 作品展览

如虚如幻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0-07 22:11:28

 

    一、
    秋风。血泊。
    一柄剑直挺挺地插在赤土上,斑斑血迹犹未干涸。它已饱饮人血,再不是兵中君子,而是杀人凶兽。
    冰冷的眼神中,涌出前所未有的疯狂,他手执杀尽仇敌的长剑,蓦地仰天狂笑。
    笑声直刺苍天。秋风中呜咽的古木在笑声中摇摆,籁籁地抖落仅余的几片黄叶。
    笑由疯狂转为悲凉。
    十几年前,同是这个地方,同是萧索的深秋,那里倒下的都是他的亲人。
    十几柄长刀齐齐劈向因恐惧和悲伤而没有眼泪的他的瘦小身躯。他的眼中只映有血腥的狞笑。
    几片黄叶划破虚空,摧枯拉朽般把几十柄长刀尽数断为两节。狞笑转为惊骇。
    悠远而凄凉的箫在苍白的空中飘荡。
    然后就只有他孤零零地站在血泊之中。那是血红的伤痕,苍白的孤寂。
    而今,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就像一场虚幻的噩梦。
    笔挺的身影缓缓跪倒,稳健的双手变得颤抖,用尽全力握住与他血肉相连的长剑。眼中的冰冷的疯狂化作两行热泪滑过从没有露过真正笑容的俊朗脸颊。
    “师尊,我终于明白您为什么叫我寒冷。可是,何为真实,何为虚幻?……”

    二、
    寒冷买下幽州繁华地带的一间店铺,做起了乐器买卖。这是他祖传的技艺,他也因此得到了他师傅剑魔石天极的垂青。
    小店的门窗都重新换过,花刻精美。每扇窗前都悬着寒冷亲手制的风铃,当微风徐起时,就飘出悦耳的声响。后墙上挂的不是玉箫竹笛,而是剑。剑下的扶手椅拭得一尘不染,却从无人坐。因为在藏剑宫里,那是师尊的座位,天下没有第二个人有资格坐在那里。货台上,笛箫笙埙一应俱全。店中间的长案上摆着一张尚未做好的琴。做琴是一项需要极强耐心的工作,但对一个十年磨一剑的剑手来说当然不算什么。
    寒冷的买卖并不好。因为没有笑容的商人不会有顾客。但他并不在意。他的脑海中只是不断地回响着石天极在他下山时送给他的话:“人世最凶险莫过失落,最痛苦莫过寂寞。去吧,我的孩子。红尘会教你一切。当你学会笑的时候,我会在这里等你。”
    他很想立即奔回藏剑宫,接受师尊那充满智慧与怜爱的眼神的抚慰,聆师尊的温和教诲。但他还不会笑,他的“笑”只是在空虚前的疯狂,他必须在红尘中寻找他所失却的东西。
    小店的对面是幽州最大的青楼——九幽阁。尽管这名字令人联想到地狱,却偏偏有数不清的权贵乐于光顾,故而夜夜笙箫。恐怕寒冷是整条街上惟一能每晚照睡无误的人。
    一日,据说九幽阁里多了一位不寻常的卖艺不卖身的才女。
    当夜,九幽阁里出奇地没有低俗的轻歌,而是飘来兰花般泛着淡淡幽香的悠悠琴声。
    地狱立刻变成轻风徐徐、云雾渺渺的仙境。
    清淡婉转的女子歌声透过寂静的夜空悠悠传来:“寒风瑟瑟,稠雪纷纷。冰封三尺,我心何伤?徊水青青,远山淡淡。下浴朝露,上沐晨阳。惟我孤心,能赏其煌……”
    冰封三尺,我心何伤……寒冷的心里升起无法名状的感觉,眼前忽然浮现出石天极温和沉厚的微笑。
    女子的歌声已停止,空中似乎还留着淡淡的幽香,就像天空中隐在纱一般浮云后的明月,充满引入探索的神秘,却又可望而不可及。
    又过半响,九幽阁的客人们才从歌喉的沉醉中醒来,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一个铜锣般的声音高叫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若能夜夜聆小姐之曲,此生足矣!”本还过得去的赞美,配上他的声色语调,则充满了庸

[ 责任编辑:adm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