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乡市第一中学欢迎您!

作品展览

首页 > 红杏文学 > 作品展览

深夜所思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0-07 22:11:23

    路上跑的长途货车带起漫天灰尘,让人充分感受到现代工业文明的成就。不知是雾还是烟尘,天地间一片朦胧,在黑夜和朦胧的双重掩饰下,丑陋的城市平添了几分神秘浪漫情怀。
    最近很烦,因为是高中了,高一的日子乏味得引不来一只苍蝇,除了千篇一律的说教,再也找不出丁点儿新鲜的东西。老师们都是些得道高僧,一没事儿就来念念经以示博爱,弄得整间教室像和尚庙、尼姑庵似的。每天枯燥无味痛苦疲劳的生活,令我只想赶快高考,虽然现在上考场必定名落孙山,但我宁愿早点解脱,这样的生活快把我逼疯了。所以我才会在这令人发慌的晚上,从书山下逃出来,在夜的湘乡小城疾走。
    高中了,按理说大家都该开始拼命了吧?但现实却不是这样,班里干什么的都有,整天抱着书的,整天睡觉的,整天闲着的,整天不知道忙什么的。哎,这世界!还是那句话,“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
    减负减负,几年前一直到现在,可我们没觉得轻松,反而越减越累。什么素质教育,难道“素质”等于“速治”?一天上数学课我恍然大悟:减负就是加正,怪不得越减越累呢!另一天的一节政治课上,我又恍然大悟:教育部门要是不减负,多少人会下岗,多少预算会被裁了啊!原来减负只是为了一部分人有饭吃,不至于整天闲着……
    夜更深了,也更凉了。单薄的衣服已不能使我的热量不散发到空气中,我不知道这会不会导致温室效应,我感到的,只是彻骨的寒意。我只能通过做功来保持体温,一刻不停地做功,不管有用功还是无用功,只要我觉得自己没闲着,只要没有人觉得我闲着,我就感到踏实。车轮转得更快了。路边的IC电话也出现得更频繁,好像正随着我一起运动。
    我忽然有一个奇怪的念头,我想就这么骑下去,骑下去,不再回家……
    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我们所需要的,实际上不是睡眠,我们早已累得麻林了,我们所需要的只是一种宁静,一种什么也不需要去想的心灵的宁静。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但已足以让我们焦灼的心灵平静下来。但上高中后,这种宁静在睡眠中已经找不到了。即使睡着,即使在梦中,我们也无法摆脱那种白天困扰我们的烦恼。于是,我开始了暴走,在深夜的暴走。除此之外,我简直不知道在这样无助的黑夜里我还能干什么。
    没有目的,只是一种发泄,一种纯粹的只为发泄而发泄的发泄。用速度来麻醉自己,让大脑在速度的麻醉下,死机,就这么死机。我太需要休息了,哪怕是死机,哪怕对系统有害。睡眠已不是关机,不是休息,只有这种困速度麻醉大脑而出现的死机,才是休息。虽然它可能使系统瘫痪甚至崩溃,但,只是可能,而且,即使不这样,接下来的,也是全面的崩溃。
    我不知道死是一种解脱还是逃避。人们总爱讨论死亡,可全都是纸上谈兵。任何一个活人都没有资格纸上谈兵。任何一个活人都没有资格谈论死亡。我从不费心去想死的事情,当死亡来临时,所有你想知道的答案自然就知道了。而只要你活着,想破脑子也想不出来。操心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是愚蠢的。但这一刻,我却想知道地狱或天堂有没有考试。我要寻找一个没有被考试侵入的地方。虽然我知道如果没有考试,这世界可能更糟。但10年了,我已经受够了,不管是好是坏,我已厌烦了。我不在乎是天堂还是地狱,只要没有考试,地狱对于我来说也是天堂。或者,我应该选择做一个游魂,一个野鬼,在天地之间游荡,流浪。哪里没有考试,我就去哪里。如果地球上找不到一个没有考试的地方,我就离开这个可怕的星球,找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死气沉沉的星球,守着一片荒凉,绝对的宁静,我才能获得内心的宁静,绝对的宁静。
    路边的IC电话前的人渐渐消失了。是啊,已经很晚了。也该回家歇着了。这年头,干什么都不容易。虽然大款越来越多,越来越富,但穷人还是那么穷,贫富差距只是在不断地拉大。赚点钱实在不容易,绞尽脑汁,也赚不了几个;可花钱,too     easy,根本不用想什么,钱就流进别人的腰包里。我常常奇怪,我的钱进别人钱袋那么容易,怎么别人的钱进我的钱袋就那么难?想不通,想不通。
    快16年了,许多原来想不通的事该想通了吧。
    比如,“早恋”,我总觉得这个词有毛病。可以说“早婚”,但不能说“早恋”。爱情有年龄的限制吗?七八十岁的老人的黄昏恋为人称颂,为什么十六七岁的年轻人恋爱就被人认为太早呢?人生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危险,能活到十六七岁并不容易,也有很多人根本活不到法定结婚年龄。但是,为什么要把他们享受爱情的权利也剥夺了呢?这么说并不是鼓励每一个青少年都去谈恋爱。我只是想说,如果爱情来了,那就让它发展吧,这不是什么可耻的或是不对的事情。让你的感觉引导你,不要辜负爱情,不要辜负你的生命。天底下只有一种爱情,不分早晚。有的夫妻在一起几十年,所拥有的,也只是婚姻,是责任,是家庭,是子女,惟独没有爱情。爱情与婚姻之间画不上等号。“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句话虽然不对,但它在某种意义上,解释了一些令人费解的离婚现象。这些人没有资格指责“早恋”,他们自己也不懂得爱情。爱情不存在早或晚的问题,只有存不存在,真与假。大人们总说我们还小,还不懂得爱情,不懂许多事情。而中国古代十六七岁的人孩子都有一两个了。而许多科学杂志都说,由于生产力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的孩子发育得越来越早,而几乎所有的大人都承认现在的孩子比他们当年成熟得多,心思和大人没什么区别,所以,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我们都成熟了,都和大人一样,惟一不同的就是我们仍在上学。对了,就是上学。大人们抓住了这一点,说:“早恋。影响学习。”是吗?当然不是,爱情只会促进学习。爱情会给人们带来动力,使他们充满省略地面对生活中的每一件事。当然包括被称为学生本职任务的学习了。那些学习退步的人,绝不是因为爱情。爱情只是替某些加别的原因背了黑锅,如此而已。
    夜深了,可路边还有人蹲着,抽烟,喝酒、吃石榴。一边吃,一边吐。吐的满地都是石榴籽。可惜公路是水泥的,不然几年后这里会出现一片茂密的石榴林。我想起了一个朋友,他从来不吃石榴。因为石榴吃进嘴里的还没有吐出来的多,而他的性格是进了嘴的东西就绝不会吐出来。几个月前的深夜,他骑着车,在公路上暴走,我也在。那天他说了很多柏拉图式的不像他平时说得出来的话。他说每个人活着实际上都是在等一颗小石头,一颗结束生命的小石头。
    想起他,我放慢了车速。我也在等待我的那颗小石头,它随时都可能出现。而我,似乎还没有做好迎接它的准备。
    我已在寒风中骑了几个小时。寒气已经透进我的身体里,我的心已经冷了。可我的皮肤,却由于不断做着不知有用还是无用的功,竟然冒出了汗。风一吹,便迅速地化成了气,成为天上的一片云,同时带走了我仅存的一点能量转化成的热量。我累了。
    累了,我终于累了。我还没满18岁。我回家了。毕竟,这儿还有一张床,还有爱着、关心我的父母。虽然,这里也有做不完的习题卷子。可是,还有希望。虽然希望也在希望,虽然太多的失望已令希望不敢希望。可是,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一点点希望,也可以让我活下去。活着,就为了这一点希望。

[ 责任编辑:adm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