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乡市第一中学欢迎您!

政教动态

首页 > 德育之窗 > 政教动态

父亲的扁担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0-07 23:29:50

前言:忘不了父亲就忘不了父亲的扁担,忘不了父亲的扁担就忘不了过去的岁月,忘不了过去的岁月就忘不了深沉博大的父爱。亲爱的父亲,但愿这篇文章可以作为献给您和像您一样的父亲们的礼物!
  (一)童年时代,父亲的扁担是我们代步的工具
  至今仍然很清晰地记得那时每一年的正月初二,父亲照例是带我们几个姊妹去外婆家拜年的,那时公交车很少,去外婆家的路大约有三十里地,我们如果坐公共汽车要先走十里地才有得坐,车费是五毛钱。父亲一是不忍心我们走路(因为那种乡间的小路多半满是泥泞),二是舍不得那几毛钱的车费,所以总是把我和妹妹装在箩筐里,一边一个,用扁担挑着去外婆家。我和妹妹不一样重,父亲总会想办法在我们的箩筐里塞上点别的什么,以维持两端重量的均衡,或者在我们的屁股下和背后垫上些衣服或稻草,让我们能尽量坐得舒服些。我和妹妹那时还不懂得生活的艰辛,也不知道这是何等的幸福,还一直羡慕别人可以坐公交车呢。父亲挑着我们,走累了就找个干点的地方把担子放下来歇一歇,我和妹妹有时在箩筐里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到歇息的时候,父亲会把我们轻轻摇醒,把我们抱出箩筐,让我们舒展一下全身的筋骨。有时我们的腿脚会觉得有些麻,父亲会很小心地扶住我们,叮嘱我们捶一捶腿或走动一下。累得汗流浃背的父亲,从不介意道路的泥泞天气的寒冷和挑担子的辛苦,对我们总是那么细心和体贴。我已记不起父亲那时的样子,至今能回忆起来的,就是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和那根在父亲肩头嘎吱作响的扁担以及在箩筐里那种舒服和有些担心的感觉。
  (二)青少年时代,父亲的扁担是我们所有生存的希望和欢乐
  从我上初中的那一年到我高中毕业,我们的家庭极度贫困。一家七口,五个孩子上学,母亲身体不太好,父亲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计,用他的扁担挑起了我们所有生存的希望。农忙季节里,他的扁担两头挑的是沉甸甸的谷子;农忙之外,他的扁担两头挑的是一些杂货。他挑着他的担子,走家串户,叫卖一点油渣、小鱼之类的东西。他常常早出晚归,有时进货甚至一两天都不回家,我和母亲都很担忧,母亲总是对我说:“你报个时辰吧,我算算你爸爸在哪里”我就使劲想呀想,心里期待报的时辰正好可以让父亲回家,但是母亲很多次都说父亲在路上,于是我总是一次次跑到村口,朝着父亲回来的路一遍遍搜索父亲的身影,也总是一次次带着失望的心情回家。对父亲的牵挂成了我那个时候生活的一个主题。
  靠着父亲的奔波劳累和挑担子的那一点微薄的收入,在母亲的精打细算下,我们艰难地生活着。但是不管生活多么艰辛,慈爱的父亲仍然不会忘记在每次进货时顺便为我们买回一些小发卡、红绸子、彩灯笼之类的小礼物,得到这些小礼物的时候,我们总是会高兴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也会在其他小朋友面前炫耀我们的礼物,让他们羡慕,这个时候,我们总是会忘记父亲肩头那根一颤一颤的沉沉的扁担,也总是会忘记父亲被扁担压得红红的肩膀。我们总是毫不顾忌地释放我们的欢乐,从不关注父亲肩膀的疼痛。今天想来,父亲那时甚至从来没对我们说过一句他很辛苦的话。
  父亲的扁担换了一根又一根,挑的东西也不断发生变化,从食物到杂货到果品到我们的行李物品到我们每个月交给学校的大米到药材等等,我们也在扁担声中逐渐长大。因为父亲,我们姊妹几个都有了上学的机会。哥哥和大姐读到了高中毕业,然后都学了一门手艺,二姐和小妹也读到了初中毕业。在我们那个偏僻落后的地方,要供养那么多孩子而且能够做到这样的父亲,也只有我父亲一人而已。父亲总是像一头老黄牛一样,默默地付出,从来不抱怨。
  (三)现在,父亲的扁担是一首歌
  我从未感觉父亲的苍老,因为在我面前的他总是一副精神矍铄的样子,走路的步子也很矫健,甚至连很多年轻小伙子都赶不上他。
  可是,忽然有一天,父亲挑了一担新打的米回家,在半路上,突然就晕倒了。母亲得到消息,很快就把父亲接回了家。我这才惊觉,父亲老了,已经经不起累了。父亲的扁担,也到了该撂下的时候了。
  以后,我就经常劝父亲不要再奔波劳累了,因为我们已经长大了,家境也一天一天好转。可是父亲仍然会在我们每次回家时带着他的扁担去接我们的行李,又每次负责把我们的行李送到车站,有时我们不忍心再让他受累,说我们自己去就可以了,但是父亲不依,坚持挑上所有的东西。我们拗不过父亲,只好随他去。有时,跟在父亲身后,到扁担“嘎吱嘎吱”地响,心头的感动和不舍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现在,父亲已垂垂老矣,扁担已经很少派得上用场了,但是,在我心头,它是我最温馨亲切的回忆之一。
  父亲的扁担,承载了两代人的希望和梦想,承载了两代人的欢乐和哀愁,承载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虽然沉重,但它就像一首最动人的父爱之歌,一直很温暖,很动人。

以后,我就经常劝父亲不要再奔波劳累了,因为我们已经长大了,家境也一天一天好转。可是父亲仍然会在我们每次回家时带着他的扁担去接我们的行李,又每次负责把我们的行李送到车站,有时我们不忍心再让他受累,说我们自己去就可以了,但是父亲不依,坚持挑上所有的东西。我们拗不过父亲,只好随他去。有时,跟在父亲身后,到扁担“嘎吱嘎吱”地响,心头的感动和不舍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现在,父亲已垂垂老矣,扁担已经很少派得上用场了,但是,在我心头,它是我最温馨亲切的回忆之一。
  父亲的扁担,承载了两代人的希望和梦想,承载了两代人的欢乐和哀愁,承载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虽然沉重,但它就像一首最动人的父爱之歌,一直很温暖,很动人。

[ 责任编辑:admin ]